推广 热搜: 山立滤芯 

“没带钱包。”刚才出来得太急,拎了手机就跑

   日期:2021-01-12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啊。我是谁?医生。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出他扶额的样子,我下班了。我在宿舍,床上。我很早就醒了,只是还没起听出来了。我听着电话
啊。”

    “……我是谁?”

    “……医生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出他扶额的样子,“我下班了。”

    “我——在宿舍,床上。我很早就醒了,只是还没起……”

    “听出来了。”

    我听着电话那头,车流的声音,地铁台阶的声音,刷卡入站的声音,意识渐渐归拢,心里一点点鲜活起来,轻轻叫了声“顾魏”。

    “嗯。”

    “你的手腕上有什么?”

    “一串佛珠。怕我飞了么?”

    “哎,万一是个千年狐妖呢……”那么漂亮的眼睛。

    对面笑出声来:“那你你一串佛珠镇得住么?”

    “外婆在上面念了108遍般若心经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电话那头默了默:“你今天有什么安排?”

    “没有。”

    “我们——”

    “哦,下午有个新老生交流会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我听到他穿越人群的声音:“地铁来了,我应该一刻钟后就能到你学校了。”

    电话挂断,留下我像被电击的鳗鱼一样,从床上翻起来。

    这就是我们恋爱的第一天。一个无言以对的男主角和一个状况外的女主角……

    我迅速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奔到校门口,医生已经到了。

    看到他的一刹那,我突然有些怔忡,站在台阶上人正低头安静地翻着手机,眉目清隽,表情安定,仿佛这只是属于我们俩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末的早晨。

    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笑了笑,抬起头,慢慢朝我走过来,如同在医院的每个早晨。

    这个人,真的是没有白袍都能走出白袍的气场,所以我下意识地点头打招呼:“顾医生早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冷场了……

    “什么时候交流会?”

    “下午三点。”

    他递过手机。

    姐夫,把姐姐电话给我呗。

    干嘛?

    让姐姐请我吃饭。

    没空。

    那我请她吃饭。

    也没空。

    我白喊了那么长时间的姐夫!!!

    我问问她。

    我窘迫地抬头:“没带钱包。”刚才出来得太急,拎了手机就跑。

    医生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我带了。”

    地铁上,我吃着医生带来的三明治:“小杜先认识你,为什么叫你姐夫?”道理上应该叫我嫂子么。

    医生面向我撑着额头一动不动:“林之校,专心吃饭。”

    我闷头咬了一口,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更惊奇的问题:“小杜是怎么知道……的?”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儿吧!

    医生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苏ICP备20011447号-1